流浪到鹤岗,我五万块买了套房

我去办过户手续的时候,发现在这边买房的都是外地人,没有本地人。我问过中介,中介说鹤岗本地人一般都有个两三套房,来买房的十个人里八九个都是外地的。房子这么便宜,又没有年轻人做工,鹤岗的房租五百到八百一个月,都没人租的。中介一个月能卖十几二十套房,来买房的外地人都是从广东、湖南、湖北、四川这种离了十万八千里的地方来。

一个乡村时尚ICON的养成

我姐姐和我在同样的环境里长大,就和我不一样,她特别缺乏自信。我就每天发消息给她,告诉她怎么想,怎么做,希望给她很多能量。但是让一个人自信起来不容易啊!我很多粉丝也是这样,经常会在评论里说到自己的不自信,我说你们这些小事都不算什么,要是生活在我小时候,才能知道什么叫真的被人看不起呢。你们看,我这不是好好的吗?

一个大龄“废物”青年的啃老史

2017年到现在我一直无业。快34岁的人了,这些年,零散做过好几份工作,时间都不长,频频进入待业状态。这次应该是最长的,三年左右。闲在家的时间里,要么在家里打游戏看书,要么出去漂一阵子,去别的城市见见朋友。去年去了上海、北京、杭州、苏州、开封这些地方晃悠,今年哪也没去。去年年底,我和家里人说我要和两个朋友合伙创业,得出来租房。